我的自选

人民币重磅行情!对美元中间价调升166个基点 中国开展央行票据互换操作 专家分析:短期双汇维持震荡

2021-09-21 10:40:02

原标题:人民币重磅行情!对美元中间价调升166个基点中国开展央行票据互换操作专家分析:短期双汇维持震荡

FX168财经报社(香港)讯美国上周末发布的PCE物价指数符合市场预期,而中国人民银行开展票据互换(CBS)操作,操作量50亿元人民币且期限3个月。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28日调升166个基点报6.4578元,上个交易日则是6.4744元,涨幅0.26%,创下5个交易日以来新高。分析师指出,短期美元指数和人民币都将维持震荡。

中国人民银行授权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公布,2021年6月28日银行间外汇市场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4578元,1欧元对人民币7.7091元,100日元对人民币5.8286元,1港元对人民币0.83205元,1英镑对人民币8.9700元,1澳大利亚元对人民币4.9001元,1新西兰元对人民币4.5649元,1新加坡元对人民币4.8099元,1瑞士法郎对人民币7.0419元,1加拿大元对人民币5.2525元,人民币1元对0.64344马来西亚林吉特,人民币1元对11.1802俄罗斯卢布,人民币1元对2.1935南非兰特,人民币1元对174.63韩元,人民币1元对0.56875阿联酋迪拉姆,人民币1元对0.58072沙特里亚尔,人民币1元对45.5429匈牙利福林,人民币1元对0.58541波兰兹罗提,人民币1元对0.9646丹麦克朗,人民币1元对1.3152瑞典克朗,人民币1元对1.3153挪威克朗,人民币1元对1.35640土耳其里拉,人民币1元对3.0707墨西哥比索,人民币1元对4.9240泰铢。

美国商务部当地时间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5月个人消费支出(PCE)物价指数年率上升3.9%,升幅符合预期。美国5月核心PCE物价指数同比增长3.4%,创1992年4月以来的最大同比增,但增幅也符合此前预期。美国5月份核心PCE物价指数月率上涨0.5%,而预期为上涨0.6%;5月份实际个人消费月率下降0.4%,4月份的数据向上修正为增加0.3%。

中国人民银行网站指出,为提高银行永续债的市场流动性,支持银行发行永续债补充资本,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中国人民银行于2021年6月25日开展了央行票据互换(CBS)操作,操作量50亿元,期限3个月,费率0.10%。

本次操作面向公开市场业务一级交易商公开招标,中标机构包括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农商行、证券公司等各类金融机构。换入债券既有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和股份制银行发行的永续债,也有城商行发行的永续债,体现了对中小银行发行永续债补充资本的支持。中国人民银行将综合考虑市场状况和合理需求,采用市场化方式稳慎开展CBS操作。

此外,为贯彻落实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有关“适当降低小微企业支付手续费”的工作部署以及国务院关于降低自动取款机(ATM)跨行取现手续费的工作要求,近日,人民银行、银保监会、发展改革委、市场监管总局联合推出降费措施,进一步向实体经济让利。

近年来,支付产业各方持续优化支付服务供给,积极推出减费让利措施。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人民银行鼓励、引导支付服务主体降费让利,纾困重点地区、行业和小微企业等市场主体。近期,在对近5万家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进行调研的基础上,人民银行会同银保监会、发展改革委、市场监管总局,聚焦降费呼声高、使用频度高的基础支付服务,提出12项降费措施,并将于2021年9月30日起正式实施,涵盖银行账户服务、人民币结算、电子银行、银行卡刷卡、支付账户服务等5方面。

此外,人民银行配合银保监会推出降低自动取款机跨行取现手续费长期措施,适应异地养老、医疗等需求,便利百姓现金使用。其中,涉及政府定价及政府指导价的降费措施,由人民银行会同银保监会、发展改革委、市场监管总局印发《关于降低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支付手续费的通知》明确具体要求;属于市场定价的降费措施,人民银行、银保监会指导相关行业协会,发挥行业自律机制作用,鼓励引导商业银行、支付机构等加大惠企利民力度。

降费措施聚焦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同时惠及其他市场主体及金融消费者,兼顾减费让利和行业可持续发展,降费主体涉及商业银行、支付机构、清算机构。初步测算,全部降费措施实施后预计每年为市场主体、社会公众减少手续费支出约240亿元,其中惠及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超过160亿元,有助于降低资金流通成本,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促进消费提质扩容,对助力国民经济高质量发展发挥积极作用。

中时新闻网指出,此前美联储政策前景意外转变,提振美元指数大幅度走强,但如果参考2013年至2014年美联储缩减购债时的情况,此次美元指数走势将超调。分析预计,短期美元指数和人民币都会维持震荡。随着美联储政策制定者开始就如何,以及何时开始减少对经济的支持展开激烈辩论,他们在由什么构成更大风险的问题上存在分歧,也就是仍然巨大的就业缺口,还是潜在通胀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