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自选

傅军解“缚”

2021-07-14 16:00:02

原标题:傅军解“缚”来源:乐居财经家居

新华联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傅军

乐居财经张丹发自北京

  近一个多月,新华联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傅军奔走在多个洽谈会,从重庆到青海,从湖南再到四川,忙着推进文旅项目。

  尽管被看重的文旅,一直难当新华联文化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000620.SZ,简称:新华联文旅)大任,也未有出色的业绩表现,但这并不影响傅军投资文化旅游项目的信心。

  “会加大投资”“继续推进相关合作”每场洽谈会上,傅军都会表露出类似对文旅的“看好”。

  被偏爱的总是有恃无恐。即使新华联文旅,及控股股东——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简称:新华联控股)自身麻烦不断,对文旅项目,却抱着“砸锅卖铁也要投资”的态度。

  9月2日与4日,与四川发展董事长李文清的会谈中,就流露出一个信息:合作事宜正在推进。虽未言明具体项目,按照傅军2019年所说,应该是与四川发展合作开发的温泉度假项目。

  而这距离新华联文旅收到法院传票不过5天。公告称,因未按时偿还本息,中国银行(维权)安徽分行将其告上法庭,要求偿还合计4.97亿元。

官司缠身的新华联文旅,偿债的资金何来?项目投资的底气来自何处?

文旅困局

  众多板块中,文旅是傅军所偏爱的,也是给予厚望的产业,同时,也是给他“伤痛”颇多的产业。

  原本是想通过转变发展方式,给新华联寻找新的增长空间。无奈,8年转型之路,对文旅的重投未换来正向回报,长线作战的项目运作,更是让新华联文旅陷入资金困局。

  2020年上半年,新华联文旅实现营收17.25亿元,同比下降47.27%;净利润暴跌632.53%由正转负,为-5.65亿元;扣非后的净利润更是同比下滑1625.10%至-6.12亿元。

  这是新华联文旅近五年以来交上的最差成绩。疫情的雪上加霜,让原本就不出色的业绩,愈加显得“萧瑟”。

  作为较早转型文旅的企业,新华联从2012年就开始布局文旅,并且有意削弱对房地产的投资,加重对文旅项目的倾斜。

  “新华联正在转型,特别是加大文化旅游项目、度假项目的投资。”努力转型的新华联对文旅项目投入资金巨大,根据2019年中期披露,文旅项目的预计总投入超过502亿元。

  反观房地产业务的规模,新增土储持续在放缓。2016年仅通过“招拍挂”和股权收购等方式获取土地219.41万平方米;2017年新增土地面积未增反减,同比减少45.3%至120.11万平方米;2018年未公布新增土储,不过明示新增土储步伐有所放缓;2019年新增土储项目空白显示,再言放缓。

  然而,如此厚此薄彼之下,文旅仍难扛起业绩大旗,超六成收入依旧来自房地产。财报显示,上半年,商品房销售贡献10.55亿元,占比61%;以文旅为主的其他业务占比约38%,实现营收6.5亿元,相较于去年同期,两项业务的跌幅都接近腰斩。

  尽管8年来,新华联文旅收入表现不突出,但却一直未停下转型文旅的脚步,傅军也未松口要减弱文旅。截至目前,新华联文旅投入运营的大型文旅项目有4个,分别是长沙铜官窑古镇、四川阆中古城、芜湖鸠兹古镇、西宁童梦乐园。

  事实上,从新华联在明确转型文旅之后,业绩一直处于高低起伏的震荡状态,所谓的新增长空间表现并不明显。

  2015年—2019年,新华联文旅的营收分别为46.56亿元、75.16亿元、74.41亿元、140.01亿元、119.88亿元,2018年创造了近五年最好的收入,而在四大文旅项目景点全部开放的2019年,创收也未及2018年。

  对文旅项目的投资倾斜,未能得到预期的回报,资金的输血通道却不能断,新华联只能通过拆借来补充。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16日,新华联存在2.12亿元借款本金到期未偿还的情况,其中1.4亿元尚未签订相关的展期协议。

  而截至6月30日,新华联文旅总负债427.68亿元,其中短期借款11.18亿元,长期借款180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51.64亿元,而手头的货币资金仅为35.61亿元,覆盖短期债务尚有27.21的资金缺口。

债务缠身

  从去年年底至今,债务风险一直围绕着新华联。8月28日曝出的新华联文旅近5亿元的金融拆借违约不过是冰山一角。

新华联债务危机的曝光,源于一纸诉讼,此后便一发不可收。

  2019年12月,新华联的关联财务公司3亿元同业拆借资金逾期未还,被湖南出版财务公司告上法庭;今年3月,新华联文旅10亿中期票据不能按期足额兑付本息,构成实质性违约。

  该笔违约还引发了连锁反应,其导致“19新华联控SCP002”以及“19新华联控SCP003”两笔超短期融资债券触发交叉违约条例。

  债务危机向来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介于新华联的债务违约,民生信托紧急向北京市三中院请求对尚未到期的26.8亿元信托贷款申请强制执行。新华联持有的宏达股份、科达洁能、北京银行赛轮轮胎辽宁成大五家上市公司的全部股份均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

  此举可谓将新华联和傅军推上了风口浪尖,一时“新华联资金链断裂”的消息不绝于耳。

  乐居财经从企查查获悉,新华联控股涉及自身风险的案件数275件,对簿公堂出具裁判文书的88件,其中因追偿借款起诉新华联控股的有30件。因不履行被法院强制执行的有20件,从2020年3月起,新华联控股被执行标的合计超过33亿元。

  为了缓解债务危机,新华联出售股权回笼资金。先以13.39亿元的价格清仓其持有的辽宁成大5.18%的股份,又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北京银行1.2%的股权,回流资金13.91亿元,此外,赛轮轮胎也在减持之列。

  除了“断臂求生”之外,新华联还寄希望于能够尽快引进战略投资者。“此举虽好,不过债务在身,投资者也会有所顾虑。”业内人士分析称。

  不管战投最后能否引入成功,化解债务风险都是新华联下半年的重点工作。此前在内部会议上,傅军有提到“今年集团要通过转让15个项目的股权或资产、减持大宗物业来降低负债。”

多元之累

新华联的成功就在于多元化。”这是写在傅军人物百科里的一句话。

  “多元化可以有效分散金融风险、充分整合内部的优势、使企业快速做大、抓到更多商机等。”多元化可以说是傅军给新华联找到的生存之道。

  历经30年的发展,新华联已成为涵盖文旅与地产、矿业、石油、化工、新能源、投资、金融、陶瓷、酒业等多个产业的大型现代企业集团。除了自身横跨多个领域,其对外投资也是遍地开花。

  官网介绍,新华联集团拥有全资、控股、参股企业100余家,其中包括12家控股、参股上市公司。今年,其控股和参股的东岳硅材、稀美资源分别登陆深交所创业板、港交所。

不过,多元化是把双刃剑。

  “多元化扩张,推动产业版图急剧扩大,同时也埋下了资金链断裂的风险。”在新华联曝出债务危机后,业内普遍将矛头指向了多元化。

  高比例股权质押,是新华联多元扩张的资本运作手法之一。通过旗下各个公司的股权置换充实资金池,然而,其中一环衔接不上,便会引发资金链断裂的危险。

  此前有公告称,新华联控股对手上所持股票有超过97%的高比例质押。工商资料显示,2019年全年,新华联控股有8次质押,其中新华联文旅3次,赛轮集团3次,北京银行2次。质押股份数最高的是4.34亿股,为其手上优质企业资源的北京银行,按照当时的市场价值计算,质押股份市值高达23亿元。

  双刃剑传递的另一层含义是,既要承受其带来的“利”,也要经得起带来的冲击。

傅军已经尝到了多元化扩张之下的“苦”。

  今年6月,收购旗下新华联资本(00758.HK)股份,违反《公司收购及合并守则》,遭到香港证监会的公开谴责。

  时间拉长,2016年参投乐视汽车融资,2017年入股投资共享单车ofo,除了这两个知名失败案例外,投资黑龙江响水米业最终惹上官司,曾投资的互联网金融公司,也多以失败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