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自选

联络互动悲喜剧:投资挖矿“血亏”,股票为何连收涨停板?

2021-08-03 04:40:02

原标题:联络互动悲喜剧:投资挖矿“血亏”,股票为何连收涨停板?

5月27日,联络互动开盘即封上涨停板。

截至当天,联络互动股价已经连续6个交易日收盘上涨,其中5个交易日收盘涨停,当日报收4.4元/股,总市值为95.79亿元。

其间,联络互动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称,目前公司母公司存在部分银行债务逾期,剩余未和解和展期的部分银行等机构,公司正在通过自身努力以及引进资产管理公司等方式,与各银行商讨和解和展期方案,目前正在进展中。不过,风险提示并未影响股价持续向上。

5月25日晚间,内蒙古发改委对外公布了《内蒙古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坚决打击惩戒虚拟货币“挖矿”行为八项措施(征求意见稿)》,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在比特币这波疯狂过山车行情中,联络互动投资挖矿机的历史再度被翻出。

数据显示,A股共有263只区块链概念股,5月27日收盘,整体上涨0.48%,其中,除联络互动外,涨停的股票还有佳华科技北京君正等。

投资挖矿机项目“踩坑”,亏损数千万

“公司已于2020年8月出售了矿机业务,该项业务在2016-2017年间开始投资,近几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5月26日,联络互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挖矿”动态。

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联络互动投资挖矿机项目还要追溯到2019年。彼时,联络互动对AoideCapitalLimited公司的旗下项目投资14307200美元。根据2019年12月31日对方出具的投资价值报告为508万美元。该项目投资方向是:挖矿机、虚拟货币交易以及投资ICO公司。

不过,联络互动似乎没有踩对点,最终以巨亏收场。

根据对方出具的投资价值报告显示,2020年一二季度挖矿机延续2019年亏损的态势,一季度挖矿亏损近1800万美元,同时因受新冠疫情引起的全球经济衰退,引发油价和股市断崖式下跌。

其间,2020年3月12日,比特币跌到历史低点。虚拟货币交易资金在第一季度的交易过程中,亏损3000万美元。联络互动投资的ICO公司在上半年基本亏损完毕,这一项目7月始已无运营资金,进入清算整理阶段,8月份陆续处理了所有挖矿机,处理收益支付了清算费用,并于11月中旬解散,2020年末项目的投资价值为0。

2020年确认公允价值损失508万美元,折合人民币3503.98万元。

据2020年年报,经过近两年的战略调整和业务升级,联络互动形成了以电商业务为核心,发展广告传媒业务,培育智能硬件业务,兼具战略投资为辅的集团经营版图。

值得一提的是,联络互动2021年5月20日发布公告称,公司子公司Newegg.Inc和LianluoSmart.Inc已完成合并重组,此次合并重组完成后,公司将持有重组后上市公司NEGG约22,421万股股份,占其总股本的61.1%。合并重组前后,Newegg仍然为公司子公司,纳入合并报表,因此对公司2021年财务情况没有重大影响。

贝壳财经记者查阅看到,Newegg的客户主要由IT专业人士、游戏玩家、diy技术爱好者和早期的技术使用者组成。截至2020年12月31日和2019年12月31日,Newegg的B2C业务产生的GMV分别为23亿美元和15亿美元。

4月22日,联络互动对外表示:“公司电商平台Newegg支持比特币支付。”

去年净利扭亏,尚未彻底走出债务危机

联络互动2018年、2019年度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69亿元、-32.35亿元,连续两年经审计的年度净利润为负值,根据相关规定,公司股票交易自2019年年报披露后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联络互动股票自2021年5月25日起撤销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ST联络”变更为“联络互动”。

能够顺利撤销退市风险警示,要归功于其去年的业绩。在净利连续两年亏损之后,2020年,联络互动实现营业收入约161.56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9544.72万元。

联络互动能够在2020年扭亏,首先,其主营业务板块中电商业务经营稳中向好,公司控股子公司Newegg通过自身业务转型,平台业务占比提升,Newegg单体全年度经营利润好于预期,同时Newegg与公司子公司LLIT重组合并事项也在积极推进中;其次,其子公司迪岸双赢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机场广告需求下滑,但下半年迪岸双赢积极开拓营销客户,并向各大机场申请了疫情租金减免,全年经营情况好于预期。

此外,联络互动“翻身”,炒股可谓功不可没。2020年,联络互动资产置换置入的间接持有理想汽车ADS因公允价值上升产生利润预计约23000万元,雷蛇因公允价值上升产生利润约9900万元。

联络互动2020年开始由于现金流问题,部分银行债务违约,导致部分银行对公司进行诉讼。报告期内,和多家银行达成了贷款展期、和解和减免息费等后续债务还款方案,但目前,尚有部分金融机构尚未达成一致,公司也在积极推进相关和解方案,同时,公司也正在考虑引入资产管理公司的方案,一揽子解决公司的债务问题。

尽管成功摘帽,但是联络互动去年的扣非净利润仍然为负数,上市公司也在5月初收到了深交所的年报问询函。

问询函中,因连续4年扣非净利润为负数等因素,联络互动的持续经营能力遭到质疑,对此,联络互动解释称:公司连续四年扣非后净利润为负主要是因为原有业务营收下降及资产减值所致。

“2017年开始,因智能手机市场的集聚效应,头部手机品牌自己运营分发业务,公司覆盖的智能手机市场逐渐萎缩,用户规模和价值下降,导致公司原有的应用分发业务逐渐萎缩,营业利润下降较多;同时,公司因对外并购及购买大额固定资产等资金用途,向银行借入大额的有息负债,导致公司利息支出大幅上升,管理费用也逐步上升;以及2017年开始,公司因前期业务拓展和并购,部分投资项目盈利不及预期,导致2018年、2019年连续计提了大额资产减值准备,严重影响了利润情况。”联络互动解释道。

多家上市公司涉比特币、挖矿机业务,监管发声严管炒作

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过去几年,多家上市公司参与投资过挖矿机或者比特币项目。

2013年11月,ST三五与中金在线签署了一份《合作意向书》,根据该意向书,双方拟共同在资金及技术方面对开展比特币业务项目给予充分投入,以尽快推进比特币业务项目的展开,合作范围包含但不限于以下各方面:拓展比特币相关广告业务、研发比特币挖矿机、比特币投资私募管理、比特币交易平台、比特币支付中介、比特币移动端电子钱包。

但是,由于“经过多次协商未能就比特币业务合作项目的具体合作方式和合作内容达成一致意见”,仅约4个月时间,双方终止合作。

贝壳财经记者梳理看到,2016年5月5日,面对投资者“公司后续是否会考虑继续发展比特币?”这一提问时,ST三五回复:“公司目前没有这个意向,主要核心偏向于SaaS服务和游戏方面。”

相比之下,爱康科技则借此小赚了一笔。

2017年,爱康科技子公司新疆慧诚受客户委托,开始按客户要求的技术规格建设数据中心机房与电力供电配套设施。4月开始,数据中心机房与电力供电配套设施开始逐步分批投入运营,按客户委托要求,数据中心引入由客户投资购置的比特币挖矿机云算力设备,公司负责客户云算力设备的日常代理运维业务;截至2017年末,公司部分运维管理了1万多台比特币挖矿机。

同年年底,爱康科技将新疆慧诚100%的股权转让给新疆汇达捷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转让价格为人民币6000万元,根据公司财务部初步测算,扣除各项税费后此次拟转让股权收益约为4163万元。

2018年1月,深科技发布公告称:“截至目前,公司为国内知名比特币挖矿机产品制造商之一,2018年1月产量约15万台。公司从2017年11月开始导入该项业务,到目前为止尚处于导入期,对公司经营业绩未产生重大影响。”

据利扬芯片介绍:“比特币价格的波动与矿机有直接关系,与公司不存在直接关系。比特币价格上涨,带动矿机销售增加;比特币价格下跌,促使矿机更新换代。当币价下跌时,低算力的矿机的收益不足以覆盖电力消耗等运营成本,将加速算力落后的矿机淘汰,下游客户对矿机的性价比要求提高,在全网算力保持不变的情况下,能加速高算力、低能耗、性价比高的矿机抢占市场,更能获得市场青睐。公司仅为矿机算力芯片提供测试服务。2019年公司第一大客户比特微的主要产品为神马矿机。神马牌矿机由300多颗算力芯片串联供电。”

今年以来,比特币未一路高歌猛进,从5月中旬开始,连续出现多次大幅下跌。随着投机炒作风险回潮,监管重拳出击。

5月18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公告,要求金融机构、支付机构等会员单位不得用虚拟货币为产品和服务定价,不得承保与虚拟货币相关的保险业务或将虚拟货币纳入保险责任范围,不得直接或间接为客户提供其他与虚拟货币相关的服务。

5月2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第五十一次会议,会议要求坚决防控金融风险。坚持底线思维,加强金融风险全方位扫描预警,推动中小金融机构改革化险,着力降低信用风险,强化平台企业金融活动监管,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坚决防范个体风险向社会领域传递。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阎侠编辑王进雨 校对 李世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