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自选

科博达:下游行业遇冷新能源布局遇阻 独董一人兼6职或难履职

2019-07-12 16:14:42


上证指数 深证指数 沪深300

2922.613

13.413 0.461% 3235.08亿

昨收2909.200
今开0.000
最高2928.659
最低2902.855
交易量75,888,444

9840.705

125.431 1.291% 3235.08亿

昨收9715.274
今开0.000
最高9856.625
最低9711.289
交易量13,198,157,589

3932.393

24.464 0.626% 3235.08亿

昨收3907.929
今开0.000
最高3943.105
最低3902.378
交易量46,412,766

科博达:下游行业遇冷新能源布局遇阻 独董一人兼6职或难履职


2016-2018年,科博达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博达”)前五大终端客户销售额占当期营收比重均超八成。前五大终端客户对其营收的贡献力度可见一斑。

然而,科博达身后的问题不止于此。下游行业遇冷,为其未来持续盈利能力增加不确定性。试图在新能源领域寻找新盈利点的科博达,却陷入新能源领域产品市场遇阻的窘境。除此之外,科博达独立董事一人兼6职,或难有效地履行职责,涉嫌信披违规。

下游行业遇冷开拓新能源领域市场遇阻

成立十余载的科博达,是专注于汽车照明控制系统、电机控制系统、能源管理系统和车载电器与电子等汽车电子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企业。近年来,科博达营业收入增速持续增长,而2018年却出现下滑;而净利润方面,则是保持着增速上升态势。

2014-2018年,科博达营业收入分别为13.46亿元、13.53亿元、16.17亿元、21.62亿元、26.75亿元,2015-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了0.49%、19.48%、33.72%、23.77%。

2014-2018年,科博达净利润分别为3.36亿元、2.91亿元、2.55亿元、3.52亿元、5.28亿元,2015-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了-13.39%、-12.28%、37.89%、49.76%。

值得注意的是,科博达下游行业情况似乎却并不容乐观。

据招股书,科博达面对的终端用户主要为各大整车厂商,因此公司生产经营与汽车行业的整体发展状况息息相关。

据国家统计联网直报门户数据,2019年5月21日发布的《2018年中国汽车工业经济运行报告》中,2018年,汽车产销结束了自1991年以来连续27年的增长态势,呈小幅下降。汽车产销分别达到2,781.9万辆和2,808.1万辆,同比下降4.1%和2.8%。

《2018年中国汽车工业经济运行报告》也提到,预计2019年全年汽车销量为2,810万辆,与2018年基本持平,全行业利润同比下降。另外,汽车产业走出去形势依然严峻。预计2019年与2018年整车出口数量与2018年持平或出现负增长。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2019年6月20日发布的《2019年中国汽车行业市场分析:代工新政或将出台,造车新势力将面临更多约束和挑战》中,截止至2019年4月,中国汽车产销同比降幅扩大,产销量分别完成205.2万辆和198万辆,比上月分别下降19.8%和21.4%,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14.5%和14.6%,同比降幅比上月分别扩大11.7和9.4个百分点。

本组注意到,科博达似乎在新能源汽车零部件产品市场开拓遇阻。

根据招股书源自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汽车电子在新能源汽车中的价值占比接近一半,远远高于传统汽车,新能源汽车产业的蓬勃发展将进一步助推汽车电子行业。基于近年来新能源汽车市场的蓬勃发展、以及相关政策的大力支持,科博达表示,其积极研发新能源汽车零部件产品,拓展新的盈利增长点。

据招股书,能源管理系统主要依赖于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发展。能源管理系统产品即科博达在新能源领域的产品。能源管理系统产品主要包括DC/AC逆变器以及DC/DC转换模块。

2014-2018年,能源管理系统产品收入分别为2.03万元、22.89万元、140.22万元、513.76万元、1,452.67万元,2015-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1027.59%、512.58%、266.4%、182.75%。

需要指出的是,2018年,能源管理系统产品毛利率为负。

2016-2018年,能源管理系统产品毛利率分别为-10.72%、4.36%、-2.81%。

对此,科博达解释称,其能源管理系统产品主要包括DC/AC逆变器以及DC/DC转换模块,均处于小批量样件生产阶段,该等产品营业收入及毛利金额均很小,甚至部分年度的毛利金额为负,各期收入占公司营业收入比重均未超过0.6%。上述产品小批量与样件产品生产期间,采购成本及销售价格与量产阶段存在较大差异,毛利率存在较大波动。

2014年至2018年期间,能源管理系统产品收入增速逐年下滑。2017年至2018年,能源管理系统产品毛利率由正转为负。显然,科博达在新能源汽车零部件产品市场的表现不够“给力”。

?

独董一人兼6职或难履职涉嫌信息披露违规

实际上,科博达面临的问题不止于此。

根据证监发[2001]102号文件,关于在上市公司建立独立董事制度的指导意见,独立董事原则上最多在5家上市公司兼任独立董事,并确保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有效地履行独立董事的职责。

而科博达独立董事叶建芳,似乎对于有效地履行独立董事的职责“精力有限”。

据招股书,独立董事叶建芳的任职期限是2017年6月27日至2020年5月19日。同时,招股书提到叶建芳在上海市北高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市北高新”)、上海柴油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柴股份”)、雅本化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雅本化学”)、绿洲森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洲森工”)任职独立董事,在苏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银行”)任职董事。

据同花顺iFinD数据,叶建芳在市北高新的任职期限是2018年5月9日至2022年2月19日;在上柴股份的任职期限是2018年12月11日至2021年5月16日;在雅本化学的任职期限是2016年2月22日至2022年2月28日。上述3家公司均是上市公司。

此外,据苏州银行招股说明书,叶建芳在苏州银行是任职独立董事,期限是2017年9月至2019年11月。苏州银行招股说明书也提到,叶建芳在绿洲森工任职独立董事,是领取薪酬状态。

目前,叶建芳在3家上市公司任职独立董事,以及在1家即将上市的公司任职独立董事,若科博达上市成功,则叶建芳在5家上市公司任职独立董事。而叶建芳还在绿洲森工任职独立董事,虽然绿洲森工不是上市公司,但叶建芳在该公司领取薪酬,那么叶建芳是否能确保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有效地履行独立董事的职责?不得而知。

还注意到,科博达在招股书中仅披露叶建芳在苏州银行任职董事,未披露叶建芳在苏州银行是任职独立董事,或存信息披露违规。

另外,科博达未完全披露独立董事杨征宇在外兼职,涉嫌信息披露违规。

据天眼查数据,杨征宇100%控股广西南宁秉荣建材有限公司,并担任该公司的经理、执行董事。而招股书未披露杨征宇控制广西南宁秉荣建材有限公司一事。

无独有偶。报告期内,科博达未披露子公司的处罚,涉嫌信息披露违规。

据招股书,浙江科博达工业有限公司是科博达全资子公司。科博达的报告期为2016年度、2017年度及2018年度。

据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数据,浙江科博达工业有限公司于2016年5月31日被嘉兴市公安消防支队经济开发区大队处罚,违法行为类型是浙江科博达工业有限公司未进行竣工消防备案。

上述问题对于科博达而言,或是其冰山一角,能否成功“着陆”A股,有待市场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