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自选

9省上半年财政收入负增长

2019-08-13 18:42:00


上证指数 深证指数 沪深300

2916.241

1.764 0.061% 3235.08亿

昨收2914.477
今开0.000
最高2916.994
最低2902.790
交易量132,483,202

9899.634

23.365 0.237% 3235.08亿

昨收9876.269
今开0.000
最高9905.516
最低9826.835
交易量19,787,801,048

3897.096

1.649 0.042% 3235.08亿

昨收3895.447
今开0.000
最高3899.172
最低3882.088
交易量66,098,950

9省上半年财政收入负增长 (原标题:9省上半年财政收入负增长,网传“仅上海财政有盈余”误会大了!)

汽车产业对部分省份拖累明显。

上半年地方财政收入3.3%的平均增速背后,不少省份拖了后腿。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各省数据之后发现,全国31省(直辖市、自治区)上半年财政收入为负增长的至少有9个,包括北京、重庆、贵州、黑龙江、新疆、吉林、海南、甘肃、青海。

目前,吉林、西藏尚未公布数据。但从吉林今年以来的财政收入来看,其前5个月财政收入同比下降9.8%,负增长定会延续到上半年。

三成省份上半年财政收入负增长,还有上海、湖南、天津的财政收入增速不到1%。这跟今年大规模减税降费有关,财政收入的减少,转化成企业红利,有利于企业轻装上阵、转型升级。上半年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尤其是汽车产业等负增长,对部分省份财政收入拖累明显。

当然,除了负增长省份,山西、河北、浙江等省财政收入增速保持着两位数高增长。广东、江苏等财政大省,在减税降费背景下,财政收入依然保持稳健增长。

三成省份财政收入负增长

这些负增长的省份,多分布在西部以及东北地区,北京是东部财政大省中唯一负增长的。

北京上半年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3170.9亿元,总量排名全国第六位,同比下降2.5%。虽然北京上半年财政收入负增长,但其收入已经实现“时间过半、进度过半”,规模总量上并不差。

北京上半年GDP增长6.3%,比去年同期(6.8%)低0.5个百分点,比去年全年(6.6%)低0.3个百分点,经济面临下行压力。

北京市财政局局长吴素芳在向北京市人大报告上半年预算执行情况时表示,上半年全市财政收入运行总体符合预期,若将减税等因素还原,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幅保持在合理区间。

增值税降税率、企业所得税加计扣除等减税政策,影响了主体税种的增速,北京上半年增值税、企业所得税分别增长6.1%、-1.4%。

近年来北京财政收入增速处于中低速阶段,2016、2017、2018年财政收入分别增长7.5%、6.8%、6.5%,与GDP增速大体相当。这跟北京推进减量发展、往外疏导产业,以及跟较为严格的房地产调控有关。

从目前已经公布的省份来看,重庆下行幅度相对较大。重庆上半年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185.9亿元,同比下降7.8%,其中税收收入852.4亿元,同比下降2.5%。

财政收入出现负增长,是重庆多年来罕见的。“这足以说明减税降费政策力度是空前的。收入预算执行半年结果也是符合预期的,无论一般公共预算还是税收,均时间过半、收入过半。”重庆市财政局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表示。

重庆财政局负责人也指出:上半年财政收入运行平稳,是经济总体平稳、稳中有进良好态势的综合反映,如果将减税降费等因素还原回去的话,财政收入增长幅度与经济走势是基本吻合的。

重庆上半年GDP增长6.2%,比去年同期(6.5%)低,但比去年全年(6%)要高,经济运行总体平稳。

全国全球汽车产业过冬,近年来对重庆拖累明显,今年上半年也不例外。上半年重庆九大支柱产业中,除汽车外均实现平稳增长,汽车产业上半年下降14.1%。

同为汽车制造大省的吉林,前5个月地方财政收入下降9.8%,增值税、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等主体税种均为负增长,除了减税降费影响,汽车产业拖累作用明显。

“仅上海有财政盈余”?

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叠加大规模减税降费,地方财政收支平衡压力加大,市场对此关注度提高。

此前网上盛传的一张各省财政收支表,用各省“一般公共财政收入-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得出结论,仅上海有财政盈余,其他省份均为赤字。

从上半年财政收支数据来看,若以“地方级”的财政收入和支出简单相减,确实只有上海出现盈余。但这样的结论,对我国财政体制缺乏基本了解,东部其他财政大省估计也要跳脚。

以2018年全年我国财政收支情况来加以分析,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8.3万亿元,其中中央收入8.5万亿元,地方级收入9.8万亿元,收入结构中央:地方大致是46:54,也就是地方收入占比略超一半。

加上地方债、结转结余资金等,2018年全年我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22.1万亿元,其中中央本级支出3.3万亿元,地方支出(加上来自中央转移支付)18.8万亿元,支出结构中央:地方大致是15:85,也就是约85%的支出是用于地方的。

2018年中央对地方的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规模接近7万亿元,占当年地方全部财政支出规模比重约37%。由于转移支付更多往中西部省份转移,中西部省份来自中央的转移支付占比可能要高于37%这个比例。

所以,上述仅以“地方级收入-地方支出”得出的结论,未曾考虑到这占比37%的来自中央财政的转移支付,而来自中央的转移支付会“惠及”全部31个省份。

从财政收入方面,由于我国央地税收分成机制,东部发达省份在财政方面是有贡献的,当然不仅仅是上海。

广东2019年上半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完成6855.93亿元,增长5.1%,继续稳居全国第一;税收收入5449.63亿元,增长2.4%。

若仅以归属广东的税收收入5449亿元,按照全国财政收入中央:地方大致46:54占比来简单推算,在广东产生的全部税收收入大概超过1万亿元,比上半年广东一般公共预算支出9001亿元要多。

福建财政厅数据显示,福建上半年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总收入2944.47亿元,归属于福建的地方级收入为1711.59亿元,而福建上半年一般公共预算支出2738.27亿元——财政支出规模低于产生于福建的财税收入。

除了转移支付的原因,今年地方债发行较早,也助推了地方支出规模的壮大。比如新疆上半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660.1亿元,同比下降3.8%,但新疆一般公共预算支出2463.2亿元,同比增长了11.8%。

新疆财政厅负责人解释,在财政收入出现负增长的情况下,新疆上半年财政支出之所以保持较快增长,主要是2019年财政部提前下达自治区新增一般债务限额242亿元,自治区全部编入一般公共预算,并加快债券资金发行,债券收入形成的支出带动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大幅增长。这笔242亿元的地方债,占新疆上半年全部财政支出比重接近10%。

不仅是新疆,其他省份也类似。也就出现了,财政收入多省负增长,但财政支出的进度并不慢,这也是积极财政加大力度的表现之一。经济面临下行压力,需要财政更积极地作为,除了大规模减税降费,直接为企业减负;同时加快政府支出进度,让政府年度既定开支尽早发挥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