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自选

金学伟 :市场的每一步都带着新问题

2019-08-14 16:15:02


上证指数 深证指数 沪深300

2883.096

59.272 2.099% 3235.08亿

昨收2823.824
今开0.000
最高2883.096
最低2829.854
交易量214,546,668

9328.972

268.055 2.958% 3235.08亿

昨收9060.917
今开0.000
最高9328.972
最低9141.892
交易量30,361,783,905

3791.095

80.556 2.171% 3235.08亿

昨收3710.539
今开0.000
最高3791.095
最低3720.689
交易量139,327,013

  原标题:市场的每一步都带着新问题

  □金学伟 

  2009年,英国广播公司搞了一档名为《百万美金交易员》的真人秀节目,像期货交易大师理查德·丹尼斯于上世纪80年代做过的海龟交易实验一样,检验根本没有或很少交易经验的人能否通过一定的培训成为专业级别的交易员,以及优秀的交易员需要哪些素质。

  经过面试,有8名选手被选中,参加这档节目,有便利店店员、单亲妈妈、环保志愿者、家族企业继承者、科技公司高管、退役军人、经济学学生,甚至拳击手经纪人。节目设计者——对冲基金经理兼金融教育家莱克斯·范登向8位选手传授了有关股市知识后,提供了相当一百万美元的英镑资金给他们进行为期两个月真实的股票交易。

  跟海龟交易实验一样,2个月的实验证明,仅有很少股票市场知识、根本没有交易经验的人也可以成为专业级别的交易员。

  但有些经验和教训也很有代表性。来自IT业的西蒙,开始非常自信,是所有人中第一个下单的,也是仓位最重的。结果亏损严重,自信心受到极大打击,第一个选择退出。他说:“在写程序的时候,很多东西都是确定的。输入什么样的代码,就会输出什么样的结果。代码今天运行的结果和明天运行的结果也是一样的。而在股票市场,没有什么是确定的。公布利空消息,股价反而可能上涨,公布利好消息,股价反而可能下跌。昨天导致股价上涨的因素,明天则可能导致股价下跌。另外,如果代码出现了错误,我可以找到错误并改正它。但在股票市场,我找不出亏损的原因。”

  克里欧则是个完美主义者,凡事如果没有绝对的把握,不会轻易去做。这就导致她不敢下单。好几次她想打电话下单时,伸出去的手又缩回来了……

  萨姆是一位环境保护主义者,对资本市场弱肉强食的规则不太能接受,认为做空一家公司或者买军火公司的股票是不道德的,中途退出。

  但有三位参与者在实盘交易中表现良好。一位是冷静、同时逻辑性极强的经济学学生,一位是纪律性强、严于律己的退役军人,还有一位是本身从事高刺激、高不确定工作的拳击手经纪人。不过,最后这位拳击手经纪人虽有交易天赋,绩效也不错,但比较率性、容易感情用事,情绪经常大起大落,后因一次交易失误,超过交易限额,被主管训斥,心里非常不爽,最后中途离开。坚持到最后的除了前两位,还有那位认真敬业的单亲妈妈。

  统观这8个人的交易,我们大体上可得到下列一些印象。思维比较线性、单一,对不确定性高度厌恶的人,因无法适应市场的高不确定性,不适宜以交易为生。

  已习惯于稳定高收入的人,常常会因为无法承受交易损失,使其无法正常下单,也不适宜以交易为生。

  还有追求完美的人,情绪波动大的,有道德至上主义倾向的,也不适宜以交易为生。

  交易需要很强的学习能力,对情绪的管控能力以及抗压能力。还有纪律性,敬业精神,专注,逻辑思考能力。

  当年的海龟交易实验主要是检验不依赖专业知识,单靠一些简单规则:创多少天新高买进,创多少天新低卖出,靠交易者承受亏损的意志力和对规则执行能力,能不能成功。

  这档节目的重点在事件驱动型交易,依靠不多的股票专业知识,对新闻事件可能带来的影响进行分析,然后对相关的股票进行交易,或做多,或做空。

  但检验结果和海龟交易实验一样,根本没有经验或只有少量经验和专业知识的人也能在股票市场上取得成功。只是成功从来都不是一件轻轻松松的事,除了对能力和心理素质有要求之外,还要刻苦努力,付出辛勤的劳动。像节目中这几位成功者,几乎每天都要从早上6点工作到晚上9点。

  股票市场,一些主要原则不会变得太多,但它的表现形式、走势特征,或者说盈利模式却是一年一小变,三五年一大变。需要投资者不断地研究新问题,学习新知识,进行知识结构的更新和交易理念,这都需要花费大量时间,耗费大量精力,因此,刻苦努力绝不是初学者的专利,而是成功者的终身伴侣。

  就以近年市场来说,无论是大盘的反弹形态,还是板块的高度分化,个股从资金驱动型向定价驱动型的转变,就不是过去的市场可以比拟的,也不是过去的经验可以应付的。至少有两个方面值得投资者研究:这是偶然现象还是必然现象?如果是必然现象,如何完成投资理念与方法的更替?

  还有,对技术分析和波浪分析者来说,近来股指下跌,它的形态该怎样划分?正统波浪理论对目前的市场有没有用?如果没用,那么用什么方法可以取代?在这种情况下,市场后市又该如何演绎?

  市场发展的每一步,都是带着新问题而来的,需要我们重新思考,重新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