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自选

政府补贴+卖地同时发力 助金种子酒业绩“逆袭”

2019-08-14 16:30:03

  【白酒浪头系列文章】:

  金徽酒Q1净利润下滑毛利率承压去年7名高管集体降薪

  顺鑫农业白酒毛利逆势下滑短期仍难成纯白酒公司

  山西汾酒省外占比提升慢利润率低引入华润加强营销

  酒鬼酒预收款连续下滑营收垫底销售费用率排前三

  五粮液存款占净资产近八成资金赋闲利息收入偏低

    今世缘省外毛利率远低于洋河副总辞职后减持套现

    三足鼎立是在“画大饼”?伊力特营收过于依赖省内

    自身收入尽增3%显后劲不足老白干酒年报藏隐忧

    高中档酒面临“两面夹击”舍得酒业能否打好文化牌

    迎驾贡酒业绩增速放缓毛利率两年未增长

    水井坊“砸钱”次高端:三年销售费16亿占营收三成

    青青稞酒困局:省外市场萎缩电商和葡萄酒持续亏损

    利润超其余上市白酒公司之和贵州茅台人红是非多

    古井贡酒华中营收占比九成黄鹤楼踩线完成业绩承诺

  

    净利润同比大增1021.72%%,这是金种子酒交出的2018年业绩中最亮眼的一点,一改连续5年净利润同比增速为负的窘境。

  其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13.15亿元,同比增长1.89%,实现营业利润1.29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419.97%,实现净利润1.03亿元,同比增长1021.7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2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144.09%,扣除非经常损益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764万元。

  过去的一年是白酒行业消费升级的一年,中高端白酒强势占领市场,市场正在进入强者恒强的阶段。金种子酒在其年报中亦表示:白酒行业一线品牌上升势头迅猛,行业集中度不断提高,公司产品作为区域品牌,市场定位较低,主要业务区域消费结构不断升级,公司的产品已无法满足主流消费需求,产品竞争力下降,面临被高端白酒挤压市场的风险。

  在方正证券(维权)食品饮料首席分析师薛玉虎的划分中,金种子酒属于“区域酒企”。这意味着,对金种子酒来说,除了要面对一线品牌渠道下沉的冲击,还要面对省内市场中古井贡酒口子窖迎驾贡酒三家徽酒上市公司的竞争。一家主打产品并不是普遍意义上的中高端白酒的企业,如何实现的业绩逆袭呢?

  应收/净利润为行业之最 政府补贴+卖地补充现金流

  现金流量表数据显示,金种子酒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连续四年为负,其中2018年为-1.84亿元。

  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为负数,一般表示企业销货回笼或不及时,或者是大量存货积压无法变现。金种子酒相应的财务数据也验证了这一点。

  年报数据显示,金种子酒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共计2.77亿元,远超同期1.03亿元的净利润,上述两类应收占比净利润比重为行业之最。

  值得注意的是,金种子酒的存货周转率高达1.02,在行业中仅次于伊力特,处于行业第二。存货周转率越高,说明企业存货越少,但因为白酒行业的特殊性,存货周转率一般也被用来判断酒企品质的高下。

  其实多年以前,金种子酒就设置了“两条腿”走路的发展路径,希望能够借助药业的生产经营,成为企业新的利润增长点,多年以来,与酒业相比,药业确实取得了不小的成绩。

  2018年年报显示,虽然药业贡献的营收不及酒业,但其营收同比增速却呈现出一降一增的态势,酒业贡献营收为8.76亿元,同比下降13.99%,药业贡献营收3.3亿元,同比上升26.52%。这一态势已经延续了6年。Wind数据显示,从2013年至2018年,酒业贡献营收占比持续下滑,从最初91.2%降低至66.62%,相应的,药业占比从8.47%上升至25.17%。

  不过,其药业11.18%的毛利润率与酒业61.42%的毛利率相去甚远。短期内,想要靠药业创造大比例利润的难度可想而知。

  所以金种子酒是如何实现业绩逆袭的呢?

  金种子酒是这样解释的:公司本年度利润大幅增长的主要原因是原麻纺老厂区土地及附属物被政府作为棚户区改造进行征收补偿产生收益。

  年报数据显示,上述事件导致金种子酒2018年度确认其他业务收入为9870.16万元。

  除此之外,金种子酒常年接受政府补助。其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金种子酒共计收到政府补助1897.4万元,其中计入当期损益金额为1852.6万元。

  以上两项相加,共计贡献收入1.17亿元,超过其1.03亿元的净利润。也就是说,如果除去这两项收入,金种子酒将会延续之前净利润增速为负的情况。 

  多年来,金种子酒每年都会收到政府补助。其年报数据显示,金种子酒递延收益一项高达1.37亿元。而根据其年报的注释,这一项全为政府补助。

  按照我国会计准则规定,政府的补贴一般分为与资产相关和与收益相关。与资产相关的补贴一般用来构建长期资产,按月进行摊销。

  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贴,如果用于补偿已发生的相关费用或损失,计入当期损益;如果用于补偿以后发生的费用或损失,确认为递延收益,并在确认相关费用的期间,计入当期损益。

  也就是说,政府补贴会暂时记在递延收益之下,逐年进行摊销。从其2013年至今的年报中看,递延收益一项全是政府补贴。

  企业激励机制缺乏 已成机构“弃儿”

  作为阜阳市国资委控股的企业,金种子酒的激励机制并不完善。从2018年年报的情况看,金种子酒董事长的年薪仅为33.16万元,折合每月不到3万元。同为徽酒企业的口子窖董事长年薪为319.4万元,迎驾贡酒董事长年薪58.6万,古井贡酒总经理年薪84.87万元。不仅如此,其董监高持股数量少到可怜:所有现任及报告期内离任董事、监事和高管人员持股总数仅为26400股,占总股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其中董事长宁中伟持股20800,董事、副总经理徐三能持股5600股。

  不少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国企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是金种子酒迎来新生的机会。多年以来,业内一直有传闻,复星集团有意通过参与金种子酒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方式入股。不过时至今日,并未有任何一方给出过明确回应。

  而留给金种子酒的时间或许已经不多了,它正在逐步从机构的眼中“消失”。

  白酒从来都是机构扎堆之地,但对金种子酒来说,正逐渐陷入被机构“抛弃”的境地。截止2018年末,除却本身已经没什么存在感的*ST皇台(维权)之外,金种子酒的持股机构数在所有18家白酒上市公司中垫底,从2016年的26家机构持有,减少至8家,到今年一季报,只剩下4家机构坚守。

  不仅如此,在诸多行业头部企业的光环之下,金种子酒也逐渐消失于分析师的视线中,在wind数据库中,两年多以来,已经没有一篇完整属于金种子酒的研究报告。

  其实对金种子酒来说,其产品有着丰厚的历史积淀。公司现有“金种子”、“醉三秋”两个中国驰名商标、一个“中华老字号”产品——颍州佳酿,徽蕴金种子酒荣获“中国名酒典型酒”。如何实现突围,只能拭目以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