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自选

停牌钉子户信威集团的2018:营收净利大跳水

2019-08-14 16:30:04

     “在未来的五到十年间,信威集团要成为国际一流企业,进入世界前三名。”这是信威集团官网上,企业董事长王靖致辞中的一句话。

  然而,信威集团的2018年并不算好过。

  其2018年三季度财报显示,当期营业收入仅实现1.77亿元,同比下滑92.39%,与2017年同期23.27亿元的营收相去甚远。净利润表现更加惨淡,三季度实现净利润-8.23亿元,同比暴跌291.32%,季度环比跌幅更高达944.33%。

  停牌700多天业绩大变脸

  2016年11月23日,有财经媒体质疑信威集团隐匿巨额债务,神秘人套现离场。当日下午,信威集团封死跌停板。次日,信威集团收到上交所问询函,要求公司对报道中多提到的诸多事项进行解释。26日,信威集团申请临时停牌,理由是避免公司股票和公司债券价格异常波动,给公司和广大投资者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万万没想到的是,本来只是规避风险的临时措施,却一停就是700多天,位列以停牌时长计算的A股停牌钉子户探花。

  不仅如此,停牌以后,信威集团业绩大变脸,无论是营收还是净利润都呈现出明显下滑态势。

  作为曾经大唐电信的核心子公司,信威集团主要从事通信业务。

  2016年年报显示,分行业计算,国外公网业务贡献了88.27%的营收,分产品计算,系统产品贡献了超过60%的营收,分地区看,国外业务贡献了88.4%的营收。

  2017年年报显示,分行业计算,国外公网业务贡献营收骤降至8808.97万元,贡献营收同步骤降至13.61%。当年,国内业务全面反超国外业务,贡献了主要营收。

  不难看出,对信威集团来说,国外业务的好坏决定着公司的业绩表现。

  其2017年年报也对国际业务骤降做出了解释:由于公司2017年以乌干达等海外项目为重心,2017年1-9月,公司顺利完成了相关项目的发货,海外客户也收到了相关货物并验收,同时,相关项目的买方信贷贷款也在按计划办理中。但由于受到公司内外部环境变化的特殊影响,于年报截止日前,相关项目买方信贷贷款尚未放款,公司尚未回款。根据此情况,公司审慎考量了乌干达等项目收入确认的条件,对相关已发货收入在当年年报中未予以确认。

  公告中提到的买方信贷贷款是指客户资金不甚充裕的情况下,由信威为该采购方或其投资方提供融资担保。信威集团在公告中明确表示,主要通过这种方式为海外客户取得发展资金,预计未来在开拓海外公网业务时仍会采用这种模式。

  为客户担保占用大量货币资金

  对这种前期投入巨大而资金实力又普遍较弱的客户,采取这种方式本来无可厚非,但有行业人士称,“正常买方信贷业务的增信措施是购买信用保险,而在信威模式下却是卖方进行现金存单抵押。”

  《21世纪经济报道》称,大公国际的一份评级报告中指出,截至2016年3月末,信威集团受限资金共68.14亿元,占货币资金比重为94.98%,占比较大,其中主要是对外提供的质押担保,资金流动性较差。

  也就是说,企业需要用自己的现金或类现金资产,为客户提供担保,这种方式,会极大的占用企业的现金流。而从交易所网站信威集团的公告看,几乎被各种担保公告所占据。

  公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31日,公司因海外项目买方信贷担保而提供质押及保证担保折合人民币121.87亿元,其中存单、保证金质押合计104.4亿元,这些资金在财务报表中反映为货币资金,占期末货币资金余额的93%,属于所有权或使用权受到限制的资产。

  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公司使用受限的货币资金为108.09亿元,其中包括银行存款106.02亿元,其他货币资金2.07亿元,占货币资金总额的98.11%。公告解释称,该使用受限的货币资金主要用于买方信贷担保,且无法在短期内解除。

  到2018年三季报,虽然并没有公布担保数据,但从信威集团去年一年发布的公告看,大多数都是与担保相关的。

  经营活动现金流多年为负大股东高质押

  从其经营情况本身看,信威集团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已经连续多年为负,2015-2017年分别为-20.14亿元、-37.19亿元、-7.45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为-0.73亿元。

  而三季报显示,信威集团前三大股东的质押率已超过95%,其中大股东王靖所持股份的质押率为100%,二股东蒋宁所持股份质押率为92.2%,三股东王勇萍所持股份质押率为73.2%。

  从信威集团的停牌之日算起,彼时上证指数尚在3200点一线,如今,历经多次小反弹,指数仅缓慢攀升至2600--2700点一线。复牌后,信威股份存在不小的补跌空间。

  而2018年以来,多家基金下调信威集团估值,下调幅度超过30%,市场已经对信威集团复牌后的走势做出了提前反应。而截止到2018年三季度,信威集团尚有15.54万户股东。(文/寒江独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