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自选

格力电器:高瓴厚朴的决战 谁更占优势?

2019-09-07 11:00:38


上证指数 深证指数 沪深300

3006.447

7.168 0.239% 3235.08亿

昨收2999.279
今开0.000
最高3011.340
最低2996.193
交易量182,145,302

9881.249

29.053 0.295% 3235.08亿

昨收9852.196
今开0.000
最高9903.688
最低9832.395
交易量28,106,035,420

3935.651

11.269 0.287% 3235.08亿

昨收3924.382
今开0.000
最高3942.224
最低3921.412
交易量103,455,955

格力电器:高瓴厚朴的决战  谁更占优势?

2019年,对于家电行业来说,或许是蛮特殊的一年。据中国家用电器研究院和全国家用电器工业信息中心发布的数据,2019上半年家电行业国内市场销售规模为4125亿元,同比下降2.1%,过去由于房地产、人口或家电下乡等政策因素拉动的家电市场高增长情况被按下了暂停键。

2019年,对于格力电器来说,更是特殊的一年。9月2日,格力电器公告有两家意向受让方参与竞争受让格力集团拟转让的15%格力电器股权,这两家意向受让方分别有高瓴资本和厚朴投资的背景,都是资金实力雄厚的投资机构,但控股股东花落谁家,对于格力电器来说,或许意味着不同的发展路径。

高瓴厚朴的决战

  格力电器近日公告显示,在公开征集期内,共有两家意向受让方向格力集团提交了股权受让申请材料,并足额缴纳缔约保证金63亿元。

  两家意向受让方分别为:珠海明骏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珠海明骏”)以及格物厚德股权投资(珠海)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格物厚德”)与GENESIS FINANCIAL INVESTMENT COMPANY LIMITED (简称“GFI公司“)组成的联合体。

  天眼查显示,珠海明骏的股东包括深圳高瓴瀚盈投资咨询中心(有限合伙)与珠海贤盈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均为高瓴资本控制,可概括为“高瓴资本系”。

  继续向上穿透,8号楼发现“高瓴资本系”的各级LP(有限合伙人)中有国美控股CEO杜鹃、龙湖集团董事长吴亚军的歌斐资产和双湖资本、美的集团实际控制人何享健的美域股权、兴业基金、招商基金、太平洋人寿保险、清华大学教育基金、华润股份、上汽金控、泸州老窖等,可谓“群星闪耀”。

  同时,高瓴资本系的LP名单中还出现了格力电器经销商,例如北京明珠盛兴格力中央空调销售有限公司法人杜鸿飞、天津渤海格力电器营销有限公司法人张金龙。此外,还有一些自然人已被媒体证实是高瓴资本决策委员会成员或合伙人。

  厚朴投资方面的信息较为有限。据投中网从香港查册中心取得的材料,GFI公司成立于2019年5月,其母公司Genesis Fund L.P.注册于开曼群岛。该公司现在依旧在任的董事是一位名叫LauTeck Sien的新加坡籍人士。

  报道称,该人士或为厚朴董事总经理刘德贤。刘德贤曾代表厚朴投资出资参与格力电器股权意向出资者见面会。天眼查显示,格物厚德大股东是Genesis Investment Holding Company Ltd,第二大股东则为厚朴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厚朴投资是由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的中国合伙人方风雷创立的一家私募股权公司,2008年首期募资25亿美元,高盛和新加坡淡马锡控股(Temasek Holdings Pte. Ltd.)是其首期基金的LP。厚朴行事低调,甚至没有官方网站。

  本次格力集团通过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协议转让其持有的格力电器 9.02亿股,占格力电器总股本的 15%,转让价格为不低于 44.17 元/股,累计价值约为400亿元。

  这意味着,约400亿元的代价,可成为市值超过3500亿,占全球空调市场份额20%且账面现金高达1200亿元的上市公司格力电器的大股东。对于嗅觉敏锐的资本而言,诱惑力十足。

  按照条件,最终的“买家”将整体受让格力集团所持股份,须为单一法律主体或受同一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控制的联合体,高瓴和厚朴势必将有一番厮杀。

格力电器:高瓴厚朴的决战  谁更占优势?

       谁更占优势?

  格力电器的股权转让始于4月8日。格力集团发布公告,拟通过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协议转让持有的格力电器总股本15%的股票。按照此后公布的股权转让项目方案,将近400亿的转让存在“不接受部分股权转让”、“应有能力为上市公司引入有效的技术、市场及产业协同等战略资源”以及“拥有推进珠海市产业升级或产业整合的资源”等要求。

  工商资料显示,珠海明骏成立于2017年5月,背后的操盘方是高瓴资本。格物厚德成立于今年5月,大股东为持股66.67%的厚朴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高瓴资本和厚朴资本也均出席了今年5月举行的格力电器股权转让项目意向投资者见面会。当时出席的投资机构共25家,其中还包括百度、淡马锡控股等。

  400亿的资金对两家私募基金来说并不是问题。而且从格力电器的股价来看,这笔投资已经赚钱。9月3日,截至发稿,格力电器股价为57.64元,比前一交易日涨0.3%。而相较于格力集团最低44.17元/股的转让价格,已上涨三成。

  高瓴资本和厚朴资本的比拼重点在于各自手中的产业资源。2019年中报中,空调业务依旧占据格力电器当期总收入的八成左右。但在目前空调市场疲软的环境下,格力需要寻找一个新引擎。资深家电产业观察人士洪仕斌表示,格力在2010-2013年左右就已在空调领域到达山顶,但它的多元化战略效果并不好,需要借助外部的新鲜资本打开一扇窗。

  高瓴资本以对腾讯、京东等互联网巨头的投资而为外界熟知。高瓴资本此前还长期持有格力电器股票。2019年中报中,其以0.72%的持股比例位列格力电器第八大股东。当期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以0.74%的持股比例位列格力电器第七大股东。需要提及的是,2019年中报中,高瓴资本同时也是美的集团第八大股东,持股0.89%。而美的集团此前曾进行收购德国机器库卡、东芝白电等一连串海外并购。

  在这此次股份转让中一直占据传闻主角地位的厚朴投资,除了曾投资商汤科技、蔚来汽车等创业公司外,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6月软银还将芯片架构公司ARM中国公司51%的股权出售给由厚安创新基金领导的财团。而厚安创新基金则是ARM和厚朴基金联合管理的一个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