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自选

长城集团旗下3家A股公司无董秘 引进新战投永新华集团能否解决“燃眉之急”

2019-09-10 11:20:47

长城集团旗下3家A股公司无董秘  引进新战投永新华集团能否解决“燃眉之急”

      自从今年8月初,长城动漫董秘欧阳梅竹告长假之后,长城集团控制的3家A股上市公司,都已无专职董秘正常履职。

    董秘集体缺位的背后,则是长城集团高达近40亿元的债务危机长期无解,已实际波及到几家上市公司的正常经营。

旗下3家A股公司无董秘

随着长城动漫董秘欧阳梅竹半年休假申请获批,“长城系”3家A股上市公司已转为无董秘正常履职的状态。

今年3月,长城动漫(000835.SZ)原秘书沈琼辞职,由董事长赵锐勇代行董秘职责。十天之后,公司监事会主席欧阳梅竹即被聘为新一任董事会秘书。

欧阳梅竹今年31岁,刚一上任就被外界称为“最萌董秘”。过去,她喜欢在自己的微博上晒自拍照,生活看起来悠闲自得。不过,在成为长城动漫董秘之后,她的微博就已不再更新。

  她善于社交,大学期间就热衷于参加各类社会活动,因此结交了不少社会名流。

  她还是A股上市公司董秘中,为数不多的参加过综艺节目的一位。2014年,她以澳门大学研究生身份录制江苏卫视《一站到底》。

  此次,她休长假,董事长赵锐勇只能再度代行董秘职责。

  欧阳梅竹不仅在长城动漫任职,还与老板赵锐勇合伙做生意。杭州御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由长城集团和欧阳梅竹分别出资60%和40%,欧阳梅竹为法定代表人及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在赵锐勇实际控制的3家A股上市公司中,另外两家公司长城影视(3.470, -0.05, -1.42%)和天目药业董秘都已空缺很久了。

  2018年12月,天目药业(600671.SH)副董事长、副总经理、董秘吴建刚辞职之后,该公司就再也没有聘任新的董秘,一直由公司总经理李祖岳代行董秘职责。

  长城影视的董秘则是换得频繁。今年2月公司原董秘张珂辞职,随后聘任符谙填补这一空缺。然而,符谙仅在这个位置上干了100天,就辞任了。目前,由公司董事长赵锐均代行董秘职责。赵锐均为赵锐勇的弟弟。

长城集团旗下3家A股公司无董秘  引进新战投永新华集团能否解决“燃眉之急”

  40亿债务危机难解

  “长城系”旗下上市公司董秘长期空缺的背后,则是公司始终难解的债务危机。

  作家赵锐勇通过其控制的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长城集团),利用财务杠杆,在短短两三年内,就构筑了3家A股和一家港股上市公司的资本格局。

  2018年的金融紧缩,让赵锐勇手中的杠杆瞬间折断。相关公告显示,长城集团对外债务将近40亿元。

  当前,长城集团所持3家A股上市公司股份几乎被全部司法冻结或轮候冻结。

 至今年8月7日,长城集团直接持有天目药业3318.18万股,占天目药业总股本的27.25%,司法系统冻结天目药业181.8万股,冻结等待股份4.22亿股。

  今年以来,长城集团已数度公告对外寻求援助,先后与之江新实业、永新华控股、科诺森等公司达成相关合作框架,试图通过增资扩股等方式引入资金,解决公司的债务危机。

  但相关协议签署之后,均没有后续进展。

  最近的一次,是在今年6月,长城集团与桓苹医科达成15亿元资金援助框架,双方约定,如30日之内未能签署正式协议,则框架协议解除。如今,30日时限早已过去,再无实质进展发布。

  另一边,长城集团的债务危机仍在持续发酵,股权冻结的消息还在不断传来。

  目前,几家上市公司的日子都不太好过,业绩齐齐大幅下滑。

  今年上半年,天目药业营收1.48亿元,归母净利润304万元,分别同比下滑33.44%和69.27%;

  长城影视(002071.SZ)营业收入2.41亿元,归母净利润-1295万元,分别同比下滑58.01%和119.48%;

  长城动漫营收3169万元,归母净利润251万元,分别同比下滑46.13%和57.72%。

  3家公司在2018年均录得巨亏,今年都存在巨大的业绩压力。

 随着控股股东债务危机的爆发和各公司业绩的暴跌,三家上市公司股价持续下跌。目前,这三家公司的市值只有10多亿元。其中,长城动漫市值最低,仅14亿元,长城影视和天目药业约18亿元。

  长城系另一家港股上市公司——长城一带一路(00524.HK)就更惨了,仅在最近一个月内,公司股价就从0.183元跌至0.095元,公司总市值已不到1亿元(以上市值均为9月9日收盘数据)。

引进新战投永新华集团

近期,长城系三家上市公司长城动漫、长城影视、天目药业同时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长城集团与永新华签署《合作协议》,永新华将作为战略合作方,对长城集团增资扩股不低于15亿元。有业内人士指出,这对长城集团可谓是一场“及时雨”。

自去年底以来,“长城系”上市公司接连出现债务逾期、账户及股权被冻结的情况。

流动性紧张的“长城系”上市公司,其2018年的业绩也出现巨幅波动。其中长城影视2018年亏损3.55亿元,比上年同期下滑309.08%;长城动漫预计2018年亏损3.5亿元-4.5亿元;天目药业则预计亏损700万元至950万元。

为度过这次危机,作为控股股东过的长城集团可谓是四处找“救兵”。长城集团今年1月回复上交所问询函时表示,受大环境影响,公司目前阶段性负债压力较大,将重点针对旗下已培育孵化或已实现运营的项目进行资产的市场化变现,不排除继续筛选有利于解决公司短期资金困境、有利于上市公司持续发展的优质投资人,择机对外转让对天目药业实际控制权。

此外,长城集团还质押了手中上市公司股权。其中,长城集团所持长城影视1.95亿股,质押了1.7亿股,质押率为87%;长城集团所持长城动漫6861.96万股,质押了6815.92万股,质押率99.33%;长城集团所持天目药业3318万股,质押了3018万股,质押率90.96%。

长城集团还表示,公司正在与其他多家合作方洽谈战略投资合作,拟通过股权、债权、股债结合等多种形式,优化负债结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