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自选

元禾原点费建江:科创板跟纳斯达克之间隔了一个港交所

2020-07-23 16:40:03

  央行变相降息,创业板悄然走牛?来新浪理财大学,听交易日财经早报,带你捕捉一线投资机会!  

  原标题:登科一年|专访费建江:科创板跟纳斯达克之间隔了一个港交所

  科创板开板一周年,在中国资本市场的改革史上,也是一个具有重要意义的里程碑。

  站在这个时间节点,澎湃新闻推出《登科一年:科创板开板一周年特别报道》,邀请资本市场顶级专家,一线金融机构负责人,上市公司负责人,回顾设立科创板试点注册制一年来的得失,展望新起点上,科创板的改革前景。

  本期刊出的,是澎湃新闻对元禾原点管理合伙人费建江的专访。

  “科创板最吸引我们的,就是它成了资本流动最顺畅的平台,打通了支持科技创新背后的资本链条,形成资本流动的闭环。”费建江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这样表示。

  谈到对科创板的建议,费建江认为,科创板一要完善退市制度,二要重罚造假。费建江还表示,中概股的回归,首选就是去科创板。这说明科创板制度体系设计对这些企业也有足够吸引力,说明国内的资本市场在进步。

  谈到科创板和纳斯达克的距离,费建江笑称:“科创板跟纳斯达克之间隔了一个港交所。”

  费建江称,科创板的上市门槛,比纳斯达克、比香港还是要高很多,同时他还表示,“成熟的投资人体系,是科创板跟纳斯达克最大的差距。”

  苏州工业园区元禾原点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元禾原点”)是苏州元禾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元禾控股”)旗下风险投资机构,是市场化运作的专业化早期股权投资管理平台。费建江也是元禾控股的创始人之一。

  费建江持续关注半导体、通讯、互联网、生物医疗服务等产业,从事创业投资20余年。旗下知名被投项目包括晶方科技603005)、神州信息000555)、亚盛医药(06855.HK)、基石药业(02616.HK)、云从科技、寒武纪、天准科技688003)等。

  元禾控股投资企业中,已上市或过会科创板的企业共17家,分别是:江苏北人、容百科技、优刻得、天准科技澜起科技、博瑞医药(维权)、山石网科、创鑫激光、敏芯微电子、寒武纪、奇安信、泽璟制药、方邦电子、沃尔德、天智航、君实生物、神州细胞。其中,元禾原点科创板上市的被投企业包括江苏北人(688218),天准科技688003),以及6月23日刚刚科创板过会的AI芯片公司寒武纪。

  以下是澎湃新闻记者与费建江对话实录:

  澎湃新闻: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试点注册制的改革,对中国资本市场而言,有哪些意义?能解决A股市场的哪些痛点?

  费建江:

  我觉得科创板的开通对资本市场有特别多的意义。站在我的角度来看,可能最重要的意义就是,它打通了支持科技创新背后的资本链条,形成资本流动的闭环。

  大家知道,资本是需要流动的,我们的投资人把钱给我们,然后我们把钱投到企业,企业成长了发展了,然后需要把投资的收益给我们,我们再还给我们的投资人,投资人再把这个钱给我们。这样周而复始,一遍一遍地循环,资本才能放大,对产业才能起到推动的作用。如果资本没有流动的话,这个循环其实就起不来。我觉得科创板的开通,让我们整个环节打通了,流动性的循环也就起来了,这是我觉得对我们最大的意义。

  之前A股的痛点我觉得有几个:第一,上市门槛单一,这让就上市门槛较高;第二,审核环节比较繁琐,这就让企业上市时间成本特别高。高门槛和上市时间成本高,就导致资本流动特别缓慢,从投资人的角度、从资本的角度来讲,这是我们特别不愿意看到的现象。所以我觉得,科创板的开通就很好地解决了这几个痛点。

  澎湃新闻:科创板开市已近一年,如何评价开市至今的运行情况?科创板对你来说,最大的吸引力在哪儿?

  费建江:

  我觉得科创板运行一年的情况,用一个词来说,是“欣喜”。科创板一年已经IPO了一百多家公司,这些公司市值已经接近2万亿。另外,科创板开通一年多,实现了很多突破:比如说有第一家红筹公司上市,第一家同股不同权的公司上市,第一家没有盈利的企业也实现了上市……这么多一系列的突破,给资本市场和我们的企业都带来极大的希望。所以一年多的科创板运行情况,我觉得,基本上符合了我们大家当初对它的预期。

  科创板对我们最大的吸引力就是,它是一个我们资本退出和收益兑现的重要平台和渠道。对资本来说最需要是流动,之前因为A股的痛点,资本的流动其实是很不顺畅的。科创板的推出很好解决了资本流动的问题,我们元禾原点作为一个投资机构,科创板最吸引我们的,就是它成了资本流动最顺畅的平台,给整个资本的流动带来了很大的方便。

  澎湃新闻:现在科创板希望能进行深化改革,包括T+0、改革信息披露政策等,从创投机构的角度,你对科创板的深化改革有哪些建议?

  费建江:

  几点建议。

  第一,希望科创板完善退市制度。

  一个资本市场有进有出,我们觉得才是正常的资本市场。有句话叫流水不腐,就是资本市场一定要是流动的,这个流动包括资本的流动,也包括了上市公司的流动,要有进有出,好的留在里面,坏的清理出去,这样的话,资本市场里好公司的价值才能真正体现出来。我们觉得说,科创板退市制度这块要很好的完善起来,让不好的公司坚决退市,这个我觉得是第一点。

  第二,要重罚造假。

  科创板效率的提高,是将中介机构和企业的诚信和自律作为很重要的基础。有了企业和中介机构的自律诚信,证券市场的整体效率才会提高。

  一个自律、诚信、规范的信息披露,才能给投资人带来可以参考的投资价值的判断。这所有的一切都基于信息披露的真实,真实的信息披露特别重要的一点就是诚信体系。一旦有人造假,对整个市场的打击特别巨大,对整个资本市场的交易结构制度设计,包括对我们投资人信心的打击都是极大的。

  在国外,纳斯达克对造假的惩罚特别严厉。但是国内过去的A股市场,企业造假所受到的处罚都是微乎其微,不伤及皮毛的。我希望,在未来,科创板制度建设或者改革里面,要把重罚造假作为一个制度设计进去。

  澎湃新闻:最近中概股有一股回归潮,你怎么看待这个趋势?

  费建江:

  中概股回归潮在这个时间点也是可以理解的。首先因为中美关系在这个阶段比较紧张,所以造成了中国公司去美国上市有很多障碍。

  另外,我们也看到,最近在美国上市的有些公司的造假行为,让美国市场投资人对中概股的信心受到打击。在这样一个背景下,中国公司再要去美国IPO的时候,整个审核可能会更加严格,发行价格都会受到很大影响,美国资本市场的投资人对中概股的炒作或购买热情也会受到极大影响,整个交易也会受到很大影响。考虑到这些问题之后,很多公司选择回来IPO,我觉得也是基于当下时间节点的正确考量。

  换一个角度来讲,这也说明国内资本市场现在具备一定竞争力,并且

  中概股的回归,首选就是去科创板。为什么大家选择上科创板?说明科创板制度体系设计对这些企业也有足够吸引力,说明我们国内资本市场在进步。

  美国的资本市场和环境对中国概念的股票没有那么欢迎,同时国内资本市场也在成长,具备了跟国际接轨的资本市场制度体系,在这样两个因素刺激下,我觉得就是很多中概股回归,是一个理所当然或者自然发生的情况。

  澎湃新闻:创业公司在不同的资本市场选择方面的逻辑有哪些?

  费建江:

  一般企业要去选择资本市场,要去做IPO的时候,无非考量下面几点因素:

  第一

  个就是上市可能性。这个上市可能性包括了上市门槛的高低和上市审核的繁琐,要求提供的交易文件多少。

  第二

  个,我们要去考量的是上市的流动性,上市之后资本市场活跃的程度会怎么样。

  第三

  点,我们要考量的是上市的收益程度,也就是资本市场对我们这类公司的估值水平怎么样。比如说原来我们很多互联网公司都会去纳斯达克上市,因为纳斯达克对很多互联网公司估值相对高一点。比如说有一些相对偏传统的行业,有一定收入利润的公司会选择在国内IPO,因为内地资本市场的PE值其实比港股、美股高。

  第四

  点,企业要考量的就是上市成本,因为我们要去IPO的时候一定要花成本,不同的资本市场上市成本其实不一样。

  从上市公司的角度来讲,一般会综合考量这四个点,然后选择合适的资本市场去IPO。

  澎湃新闻:科创板从设立之初就被冠以“中国版纳斯达克”的期待,站在当下时点看,科创板距离纳斯达克还有多大的距离?从资本层面、制度层面,还有哪些改善的空间?

  费建江:

  如果说中国科创板跟纳斯达克之间的距离,用一句话开玩笑的话说,

  科创板跟纳斯达克之间隔了一个港交所

  。我们可以看到,资本市场的制度体系的传递,基本上是这样一个链条,就是从纳斯达克传递到港交所,再传递到内地。

  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说允许没有盈利的生物医药企业上市,最早是在美国纳斯达克开放的。我们中国第一批未盈利的生物医药的公司上市,包括2017年百济神州去纳斯达克IPO。后香港的资本市场开放了规则,专门针对没有盈利的生物医药研发企业去IPO。所以我们看到现在有一批内地生物医药公司去香港IPO。今年,科创板制度体系设计也允许未盈利的公司在科创板上市。所以我们看到了泽璟制药作为第一家没有盈利的生物医药研发企业在科创板上市。它就是这样一个路径和环节。

  如果现在同时比较这几个市场来看,

  科创板的上市门槛,其实比纳斯达克,比香港还是要高很多。

  另外我们也可以看到,虽然科创板上市的审核跟原来的审核制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进和效率提高,但是整个审核的要求,如果跟香港和跟纳斯达克比起来,我们还是要比它们严格,要求的提交的材料还是更多。

  我觉得,科创板在制度体系、交易结构、上市门槛、监管等方面还有很多路要走,但是最关键的一点,也是我觉得,

  科创板跟纳斯达克最大的差异,最需要长时间去学习和跟进的,是我们市场里面的投资人还不够成熟。

  纳斯达克是一个成熟的资本市场,成熟的资本市场包括IPO企业的成熟,包括交易制度体系的成熟,包括投资人的成熟,但是科创板为什么现在还要有一定的门槛?比如对没有盈利的生物医药企业的上市,监管层还是一个相对谨慎的态度?核心的原因就是我们这个资本市场里的投资人还不够成熟,对很多企业还没有形成自己的认知能力。在这样的情况下,从监管层的角度来讲,可能就要做很多去防范风险,把这些门槛提高,让尽可能好的公司在这里,让投资人判断的时候相对简单一点。

  成熟的投资人体系,可能是科创板跟纳斯达克最大的差距,

  也是需要我们最长时间才能培养和追赶上去的点

  。

  澎湃新闻:如何看科创板和创业板之间同步推进的注册制改革?两者是否会形成竞争关系?你认为应该如何处理这种关系?

  费建江:

  创业板推出注册制,从资本市场来讲,我觉得肯定是一个利好,就是让资本市场的形态更加丰富,对企业来讲选择也更加多面。

  我觉得这种竞争是本来就存在的,而且是无处不在的。举个简单例子,原来深交所和上交所,客观上就有一些竞争;原来的创业板和主板,本身也存在某种程度上的竞争。就算创业板不推出注册制,科创板本身也面临着香港交易所的竞争,也面临着纳斯达克的竞争。所以资本市场这样的竞争其实是先天就存在的事情。

  创业板推出了注册制,我个人觉得这种竞争更多是一个良性竞争,站在大的完善资本市场的角度来讲,这是好的事情。特别是让我们投资机构、让我们的被投资企业拥有更多选择。而且两个市场之间的相互竞争,某种程度上可以促进两个市场之间的制度设计,交易设计,让两个市场可以良性发展和共同进步。

  澎湃新闻:当前的经济环境,是否会加速创投行业的洗牌,对科技领域的投资有哪些挑战和机遇?

  费建江

  :

  创投行业一定会加速洗牌。

  前段时间,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个数据,过去10个月左右的时间,在中基协注销的管理人大概有一千家,从去年我们在说资本寒冬开始的时候,行业就已经开始洗牌了。中国这么多的管理人,参差不齐,良莠不齐,一定是需要把很多人洗出去的。疫情成为压死投资机构的最后一根稻草,所以最后一根稻草就会加速我们这个行业的洗牌,我觉得这是我们可以肯定的,而且是肯定可以看到的行业趋势。

  在目前的环境下面,我们能看到或者大家比较清晰认识到的,有两个行业机会应该比较大,

  第一个就是医疗行业。

  从2017年开始,医疗行业在投资机构的投资领域里面,热度就开始起来了。但是今年疫情的发生,为投资医疗的热度又添了一把火。疫情让大家更加认识到健康的需要,更加让大家意识到医疗在我们生活中重要的位置,所以医疗行业的投资热度,我觉得会持续热下去,投资机构持续热在这个领域里面,对很多企业或者很多创业者说,就是很好的机会。

  第二

  点就是,我们在很多行业是被美国卡着脖子的,所以在大贸易背景下,

  被卡脖子的这些行业,就是给我们的创业者创业的机会

  。最近很多投资机构,包括我们自己,都在看一些关键的材料、关键的芯片、关键的行业里,国产替代的机会。原来这些公司在成熟的国际分工里面,可能成长起来的机会很小,但是因为现在国外整个供应体系没有了,我们必须在国内培养自己的供应体系,这个时候对这些公司、对创业者来讲,可能是特别好的机会,而且这些机会会快速的带来成长。

  澎湃新闻:在这种不确定性的经济环境下,企业家和投资人应该如何行动?

  费建江:

  当前环境下,大家都觉得面临了比较大的不确定性。但在我看来,我们把整个时间周期拉长,短期的不确定性拉长一个时间周期后,其实就是确定性。这个世界上,最确定的东西其实就是不确定。所以你如果把所有行业周期拉长,就可以看清很多事情。

  对企业家来说,我觉得要做的还是要看准自己的方向,把握好自己的节奏,埋头苦干。

  对投资机构,特别是对我们早期投资机构来说,我们很多时候的投资不是基于某一个时间点,不是基于一年两年去做投资的,我们更多是基于五年和十年的趋势去做投资。在这个时候,眼前时间点不确定性的的特殊阶段,或者阶段性的环境变化,对我们短期的影响其实不大。所以对投资机构来说,我们还是坚持自己原有的投资策略和方向,但我们要做的一件事情是,把握好我们的节奏。看准自己的方向,把握好节奏的情况下,该出手时就出手,这就是我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