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自选

神开股份: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问询函回复的公告

证券代码:002278 证券简称:神开股份 公告编号:2020-034 上海神开石油化工装备股份有限公司 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问询函回复的公告 本公司及董事会全体成员保证信息披露内容的真实、准确和完整, 没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 上海神开石油化工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上市公司”、“神 开股份”)于 2020 年 6 月 22 日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下发的《关 于对上海神开石油化工装备股份有限公司的问询函》(中小板问询函【2020】第128 号)(以下简称“《问询函》”)。收函后,公司及时向相关当事方转发了函件内容,并委托公司常年法律顾问君合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就《问询函》中的部分问题出具了法律意见书,根据相关当事方的回复函及律所出具的法律意见,公司对《问询函》中的有关问题向深圳证券交易所进行了回复,现将回复内容及有关事项披露如下: 一、根据业祥投资、映业文化于2018年2月22日签署的《表决权委托协议》,该委托授权为不可撤销、唯一的全权委托授权。请你公司律师就业祥投资撤销委托表决权事项是否具有法律效力发表意见。 公司于2020年6月15日收到股东上海业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业祥投资”)寄送的《关于解除<表决权委托协议>及撤销表决权委托的通知函》(以下简称“《通知函》”)、《委托转送函》及《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 公司收函后进行了初步审核,认为上述文件的发件地址为业祥投资常用联系地址,相关资料齐备且加盖有业祥投资的公章及法人印鉴,所述事项的内容及形式均符合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要求,应予公告。因此,公司于次日对外披露了上述事项,并同时将《通知函》转送四川映业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映业文化”)的相关负责人。 关于业祥投资撤销委托表决权事项的法律效力,根据君合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向公司出具的《关于深圳证券交易所<关于对上海神开石油化工装备股份有限公司的问询函>之专项法律意见书》,公司回复如下: (一)关于表决权委托事项和解除表决权委托事项的相关事实 根据业祥投资与映业文化于 2018 年 2 月 22 日签署的《表决权委托协议》(以 下简称“《表决权委托协议》”),业祥投资作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将其持有的4,757.75 万股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 13.07%,委托授权效力及于因公司配股、送股、转增股等而新增的股份)(以下简称“标的股份”)对应的全部股东表决权、董事提名权等股东权利不可撤销、唯一的全权委托授权给映业文化行使,委托授权期限及于业祥投资持有公司股票期间(以下简称“表决权委托事项”)。 根据公司于 2020 年 6 月 16 日在巨潮资讯网公告的《上海神开石油化工装备 股份有限公司关于股东解除表决权委托的提示性公告》,公司于 2020 年 6 月 15 日收到业祥投资《关于解除〈表决权委托协议〉及撤销表决权委托的通知函》, 业祥投资称其解除了与映业文化签署的《表决权委托协议》,自 2020 年 6 月 15 日起,业祥投资持有的 47,577,481 股公司股份对应的全部股东权利由业祥投资自行行使(以下简称“解除表决权委托事项”)。 业祥投资已委托公司代其向映业文化送达关于解除股东表决权委托事项的通知,公司已将前述通知送达映业文化。 (二)关于解除表决权委托事项效力的法律分析 1. 委托合同中单方任意解除权的适用 根据《合同法》第二十一章第三百九十六条的规定,“委托合同是委托人和受托人约定,由受托人处理委托人事务的合同”。就业祥投资与映业文化签署的《表决权委托协议》而言,其合同名称包含“委托协议”字样;其核心内容为业祥投资委托映业文化代为行使标的股份对应的股东表决权的委托事宜,故该《表决权委托协议》应为《合同法》第二十一章所定义的“委托合同”,关于该《表决权委托协议》的解除应当适用《合同法》第二十一章的特别规定。 根据《合同法》第二十一章第四百一十条的规定,“委托人或者受托人可以 随时解除委托合同。因解除合同给对方造成损失的,除不可归责于该当事人的事由以外,应当赔偿损失”。据此,委托人业祥投资对于《表决权委托协议》及其中所约定的表决权委托事项享有法定的单方任意解除权。 2. 委托合同中“委托授权不可撤销”约定的有效性 根据《表决权委托协议》的约定,业祥投资授权委托映业文化行使的表决权系标的股份对应的全部股东表决权、董事提名权等股东权利,且委托授权为不可撤销、唯一的全权委托授权,委托授权期限及于业祥投资持有公司股票期间。 对于委托合同订立双方是否可以通过在合同中增加“不可撤销”字样对委托人的法定单方任意解除权进行限定,以及该约定是否会因违反《合同法》的规定而无效,现行《合同法》及相关规定对此未作明确规定。鉴于委托双方所作出的不同于《合同法》规定的关于委托授权不可撤销的约定并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根据民事法律意思自治的原则,《表决权委托协议》关于“委托授权不可撤销”约定应属于有效的约定。 3. “委托授权不可撤销”的约定是否适合强制履行以及排除法定的单方任 意解除权的适用 股东表决权具有明显的人身权的属性,基于股东表决权的委托合同主要基于人身信赖关系订立——受托人是否忠实、有能力完成委托事务,对委托人利益关系极大。而《表决权委托协议》双方在订立合同时难以对此后双方的信任关系做出预判,在信赖关系丧失的情况下,《表决权委托协议》的继续履行也就丧失了基础和条件,亦背离了委托合同的合同目的以及委托人的初衷。因此,虽然《表决权委托协议》订立双方关于“委托授权不可撤销”的约定是有效的,但在存在法定的单方任意解除权的前提下,不适合“强制履行”该等约定。 此外,基于民事法律的公平原则,亦不适合通过约定方式排除《合同法》赋予委托人的单方任意解除权。一方面,在委托关系中,如果受托人在代理权限范围内从事委托事务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是由委托人承担赔偿责任,而不是由受托人承担责任。换言之,受托人从事代理事务产生的风险是由委托人承担的。另一方面,受托人在取得授权以后,委托人的利益是在受托人的支配之下,受托人是 否忠实地履行义务或者是否有能力完成受托事务,关系到委托人的切身利益。如果强制履行委托合同中关于“委托授权不可撤销”的约定,则对委托人存在极大的、不公平的风险,而受托人有可能利用委托人不能单方撤销该授权,做出只对自己有利而对委托人不利的行为。因此,委托关系中不适合通过约定对委托人行使法定的单方任意解除权进行限制。 4. 解除表决权委托事项的通知 根据《合同法》第九十六条的规定,“当事人一方依照本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九十四条的规定主张解除合同的,应当通知对方。合同自通知到达对方时解除。”鉴于业祥投资已委托公司代其向映业文化送达关于解除股东表决权委托 事项的通知,并且公司已于 2020 年 6 月 16 日在巨潮资讯网公告了《上海神开石 油化工装备股份有限公司关于股东解除表决权委托的提示性公告》,因此,《表决权委托协议》自解除表决权委托事项的通知送达映业文化时已经解除。 基于上述,委托人业祥投资依法享有对《表决权委托协议》及其约定的表决权委托事项的单方任意解除权,虽然《表决权委托协议》关于“委托授权不可撤销”的约定是有效的,但在存在法定的单方任意解除权的前提下,不适合“强制履行”该等约定,亦不适合通过该等约定排除法定的单方任意解除权的适用,《表决权委托协议》自解除表决权委托事项的通知送达映业文化时已经解除。对于作为受托人的映业文化,其若对于业祥投资单方面解除表决权委托事项有异议的,可以根据《合同法》第九十六条的规定,请求人民法院确认解除合同的效力。在有权司法机关对解除《表决权委托协议》的效力作出最终生效裁判之前,解除表决权委托事项对映业文化已经发生效力。 二、在业祥投资与映业文化对委托表决权事项的有效性持不同意见的情况下,若你公司召开股东大会,你公司将如何认定业祥投资持有的47,577,481股公司股份投票结果。请你公司律师发表意见。 根据君合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向公司出具的《关于深圳证券交易所<关于对上海神开石油化工装备股份有限公司的问询函>之专项法律意见书》(法律意见书全文已于同日刊登在公司指定信息披露媒体),公司对上述问题回复如下: 如关于问题一的回复所述,截至本回复出具之日,业祥投资单方面解除《表决权委托协议》及其对映业文化的表决权委托事项对映业文化已经发生效力,故映业文化不再享有《表决权委托协议》项下标的股份对应的表决权,该等表决权应当归业祥投资所有,即业祥投资可以直接行使其目前名下所持有的公司47,577,481 股股份的表决权。在无相反的生效司法裁判的前提下,当业祥投资与映业文化对委托表决权事项的有效性持不同意见时,若公司召开股东大会,公司应当认定业祥投资行使其目前持有的公司 47,577,481 股股份的表决权的行为及相关的投票结果有效。 三、请业祥投资、映业文化明确说明在未来12个月内是否有增持公司股份的计划,如有,请具体说明拟增持区间、拟增持的股份数以及增持资金来源。 公司就上述问题分别向业祥投资、映业文化发函询问,根据业祥投资、映业文化的回函,公司对上述问题回复如下: 业祥投资在未来12个月内没有增持公司股份的计划,若今后发生相关权益变动事项,将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的要求,依法履行相关批准程序及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映业文化没有在未来12个月内增持公司股份的计划,如未来拟计划增持公司股份,将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函告公司,并履行相关信息披露义务。 四、你公司披露称,业祥投资与映业文化之间委托表决权事项的解除不会对公司无实际控制人的状态产生影响。 (1)请你公司结合相关规定,从股东持股比例、董事会成员构成及推荐和提名主体、过往决策实际情况、股东之间的一致行动协议或约定、表决权委托等多个维度,对公司不存在实际控制人的状态进行甄别和举证。请独立董事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本公司根据《公司法》、《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以下简称“《收购管理办法》”)以及中国证监会和深圳证券交易所关于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相关规定,从股东持股比例、董事会成员构成及推荐和提名主体、过往决策实际情况、股东之间的一致行动协议或约定、表决权委托等多个维度和方面,对公司不存在实际 控制人的状态进行了核查和验证,具体情况说明如下: 1. 股东持股比例 截至本回复出具之日,公司前 10 大股东持股情况如下表所列: 名次 股东名称 持股数量(股) 持股比例(%) 1 上海业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47,577,481 13.07 2 李芳英 26,531,140 7.29 3 四川映业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23,850,000 6.55 4 王祥伟 22,561,561 6.20 5 顾正 14,168,795 3.89 6 郑帼芳 10,672,615 2.93 7 上海中曼投资控股有限公司 8,904,867 2.45 8 中曼石油天然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8,716,175